Rondo

没有人能左右你的快乐,就算自己的无意识也不可以

怪物的花朵

柩物:


「喂,小姑娘。」

「如果给我吃颗糖的话,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?」

「诶?没有糖吗?」

「那就给我一枝玫瑰好了……真的给我?噢噢,原来你家是开花店的。」

「你说这是达拉斯玫瑰……嗯,现在连红玫瑰都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名字了。」

「嗯,那我给你讲一个红玫瑰的故事吧。不过嘛,你大概不会很喜欢?因为算是“反爱情”的故事,哈哈……」


「很久以前,很久很久以前,那是一个有恶龙、有精灵、有神存在的时代:

赫德克里城堡中有一个美丽的公主。阳光般灿烂的金发,星辰般的双眸,花瓣似的柔软红唇,白天鹅般优美的脖颈,比丝绸还细腻的皮肤。

那位公主骑着狩猎女神赠送的纤小白驹,戴着森林女神馈赠的花冠,她和女眷们一起,在开满花朵的草地上嬉戏。

春光明媚,空气中漂浮着青草的芬芳。

但是有一个丑陋的怪物,它与美好的春色和温暖的阳光遥遥相隔。

那是个可怜的怪物,孤独地住在黑暗的大森林里。

它躲在草地边缘的森林阴影中,用眼睛看着正在游玩的少女们。

清脆的笑声传进了它的耳朵。

美丽的公主亲吻着雏菊洁白的花瓣,色彩斑斓的蝴蝶和歌声动听的百灵围绕在她的身边。

怪物爱上了这个绝世倾城的公主。

但是——这是当然的——它刚一离开森林阴暗的蔽荫,少女们就已经尖叫着逃开了。赶来保护公主的骑士们还不忘在它身上留下几个黑紫色的箭孔。

被扎得像只刺猬一样的怪物变得更加不忍卒睹,连森林中的湖水都不敢映照它的模样,变得波纹连连。

但是怪物实在太喜欢那位公主了,当太阳神驾着战车回归宫殿时,它趁着夜色偷偷潜入赫德克里城堡,去看望公主的倩影。

它攀在窗外,伸出爪子拨开轻扬的纱帘,它弄脏了白色大理石塑造的墙壁,弄脏了月光绸编织的窗帘。

公主看到它,啊,天呐,那是多么可怕、丑陋的怪物。

公主一边尖叫着一边后退,最后它撞倒了放满鲜花的橱架,在火把的追逐驱赶下逃回了森林。

它慌张地听着不停响动马蹄,看着人类手中灼热的火光。终于人类还是一无所获地撤离了这片森林。


“怎么办呢爸爸,那只恐怖的怪物没有办法赶走吗?”

“他有蜥蜴的眼睛,锋利的爪子,淌着毒液的獠牙,甲胄般坚硬的鳞片……我们的勇士都束手无策……”

“那么就去请屠龙的英雄来赫德克里吧,”一个聪明的谏官这样提议,“如果是那位英雄,肯定可以杀掉侵扰公主的怪物。”

国王立刻同意了这条建议,派人去寻找英雄。并说如果英雄能杀掉怪物,就把公主嫁给他。

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。


躲在幽暗森林中的怪物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。它开始到处询问,问是否有办法让它能够不再那样丑陋。

可是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告诉它。

怪物问花草,可是花朵合上了自己的花瓣;怪物问鸟兽,可是它们立刻逃开;怪物问落下的雨雪,可是它们加快了坠落的速度,很快融入了大地;怪物问潺潺的溪流,可是水花立刻缩入地下,只留存干涸的河床。

最后只有一缕来自远方的风告诉它,当自己飞过一座险恶的山谷时,发现美之女神将一朵花种在了那个难以到达的地方。

那是一朵有魔力的花,没有女人能够抵挡它的魅力。

但美之女神也曾讥诮地嘲讽前来探险的人,因为那座峡谷根本就无人可以平安进入。

风说完这些就继续匆匆赶路。

怪物想:如果自己可以把这朵花送给公主的话,是不是多少可以抵消一点自己的丑陋呢?

于是怪物就开始了寻找的旅途。

它翻过千山万水,越过江河湖海,一步步朝向充满迷瘴的峡谷。

怪物来到那山脉的脚下,美之女神坐在云端。它向女神讨要美丽的花朵。女神挂着讥讽的笑容,“汝之丑陋,简直让吾难以置信。但若汝可进入险境取得花卉,吾即将其馈赠给汝。”

女神高傲地许可了。

利爪为了斩断荆棘而变钝,眼睛被有毒的迷雾熏得迷蒙,鳞甲和犄角在穿越火海时被烤得焦黑。

怪物看到白骨堆积的山丘,看到津满脓血的河流,甚至在很多地方,肉体只是静静地腐烂或成为雾霾中的一把尘埃。

怪物没有退缩,它终于来到了峡谷深深的裂缝中,在阳光唯一透露的地方,生长着一朵美丽的花。

翠绿的枝叶,由洁白的花瓣层层包裹而成的,是圆润饱满的花苞。

含苞欲开,半开半合,安静、柔美地站立在温暖的光辉中。

怪物颤抖地伸出手,用皮肤黑皱鳞甲剥落的手指,轻轻地捏住带有细小尖刺的花茎,将那惟一的一朵轻轻折了下来。

怪物的脸上扭曲出可怖的表情,似乎是露出了单纯的笑容。

它要把美丽的花送给公主,只有公主的洁净的美才能与这花朵交相辉映。

它虔诚地、小心翼翼地握着这枝花,它是那样的笨拙,可是又那样的小心,仿佛害怕的自己吐息将其玷污。

女神不发一语,只是依旧嘲讽地笑着,似乎感到怜悯。


在大陆平坦的另一头,英雄路过开着小小野花的村庄。

村中的少女捧出美酒和乳白的羊奶,簇拥在英雄身边亲吻他。

“不不不,不用给我酒,”英雄笑得骄傲自满,似乎不在意少女的香吻。那是自然的,因为他已满心期待起了赫德克里的公主,并且深信自己会杀掉怪物取得美人的芳心,“嗯,我喝水就可以了。”

英雄潇洒而迷人,他的目光扫过少女们红扑扑的脸颊就足以引起陶醉的呼喊。他微笑着偏头,嗓音迷人,“可爱的山林精灵们,可以给我一点水喝么?”

——英雄的身边永远不会缺少美酒和美人。

英雄走在赫德克里国家的土地上,吹拂着带有花香的风,走过柔软的草地。一切都是那么明媚可爱,除了……

英雄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难看的形状,从那恶心的东西身上传来令人作呕的焦味。

这和美丽赫德克里之国是多么的不相配啊——英雄这样想。

而且那难看地几乎像是来自地狱的东西和他前往的方向一致,正朝着城堡走去。

这一定就是那个怪物了。英雄靠近步履蹒跚的怪物,握紧战神赠予的长剑。

闪着银光的剑轻而易举地刺穿了怪物的心脏,意想不到的简单。

怪物在旅途中,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爪牙钝了,那原本难以突破的厚厚鳞甲也已经焦脆风化。它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,独一无二的美丽花朵落在那可悲的丑陋头颅前。

白色的花瓣被怪物的血染成斑驳的红色,但愈发美得惊心动魄。

英雄捡起那朵花,朝着大理石的城堡走去。他想这朵花或许可以送给公主,她一定会喜欢的。

英雄一步步走向城堡,一切都是完美的,包括英雄剑上怪物的血液。

他走到城门口,突然恍惚听见了那个怪物的低吟声,是柔软的、懦弱的哀哭。

英雄回头望了一眼,倾颓的怪物的尸体是嫩绿色花原上的一个丑恶的黑点。


英雄提着滴血的宝剑进城,立刻就被欢呼和花环围绕了起来,他也笑着,笑着被大家送进宫殿。

他伸出捏着花的手,向公主风度翩翩地行礼。

公主露出欣喜的笑容,伸手接过那朵花。此时花沾着红色的血,已经呈现出绽放的姿态。外层的花瓣颤动着张开,与粉颊泛红的公主一样娇羞美丽。

公主一见到英雄就爱上了他,她想给他一个吻。然后他们就会结婚,让故事有个美满的结局……」


「嗯……你说那个怪物很可怜?」

「对,没错,它是很可怜,但没准你亲眼见识到它的可怖时也会觉得厌恶。谁也说不准,对不?」

「啊,小姑娘,不管怎么样,故事还没有结束:

但是英雄轻轻向后退了一步。

公主不解地看着这位英俊的勇者。

英雄透过城堡的窗户望出去,从这里仍能看见遥远处一个焦黑的点。

英雄改变了想法。

他将花从公主手中抽了出来。

“您……”

“抱歉,”英雄无视公主眼眶中蓄起的晶莹泪滴,“这朵花不是我的,我得把它还回去。而且你无法、你不应该得到它的。”

英雄又一步步离开了宫殿,走进原野,在死去的怪物身边停下脚步。

血铺满了一片草地,将其浸润成一片血沼。

怪物的血比人类的血颜色浓烈,红得浓郁而粘稠。

英雄弯下腰,把花朵放在怪物的血池上。

白色的花瓣突然绚丽地绽放了,被血液染成艳丽到极致的红色。

“或许你认为这朵花应该给公主,”英雄蹲下身,凝视着怪物空洞的眼睛,“可是我认为我不配把它送给公主,应该你去。这朵花是你摘的吧?我也在看到公主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,但没有你这样的爱,这朵花只有你能摘,也只有你能送。”

爱之女神在云端路过,为这美丽的花朵而流连,并将其取名为“玫瑰”。

花朵绽放到荼蘼之处,静静地与怪物依偎。


「好啦,现在来换一个正常的角度,把这个故事的结局讲完。」

「后来英雄娶了公主,生了很多孩子。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。而那朵玫瑰么,它生根发芽,一夜就铺满了整个原野。后来的人们会摘取它送给自己所爱的人。」

「你不是说家里开花店吗?那么你肯定知道红玫瑰的花语。」

「对——是浓烈深厚的爱,是我爱你。」

「……所以这是需要用真爱送出的花朵啊。我把它还给你,你要送给自己热恋的人哦。嗯,我还是喝点水吧。」


「你可以给我一点水喝么?」








【FIN.】
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Rondo柩物过去式 转载了此文字